想掐死进食的胃,堵塞。
想掐死流淌的血,爆炸。
想掐死呼吸的肺,萎缩。
想掐死跳跃的心,收藏。

撕开皮肉,层层凌迟,欣赏这恶心的一切。

那时有家,没抓住你,抓住了梦想
如今梦想没了,你没了,家也没了

为什么总是错过啊?

形容起这些复杂的情绪,却只有,委屈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委屈。











喝下一杯熔岩
带着被灼伤的内脏
奔跑
奋力奔跑
……

脑中演习过无数遍的疯狂与死亡,
也许在某个阳光正好的一天,
便能将他付诸实践。